«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8月8日

拾趣人生 岑逸飛

視像病毒

提起藝術館的人像雕塑,一定會想起羅丹的《沉思者》(The Thinker)。《沉思者》是羅丹當年受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委託,為其門飾設計群雕,結果羅丹採用十九世紀法國詩人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的《惡之花》和但丁《神曲》為主題,創作群雕《地獄之門》;而雕塑《沉思者》坐在群雕正上方, 下方是一群人,每個人分別代表情慾、痛苦、死亡等。 從雕塑所見,沉思者是位健碩男士,彎着身子,捲曲坐在石頭上, 右手托腮,擠壓着臉頰的皮肉,眉頭深鎖。有什麼人生沉重課題令他陷入沉思?有各種不同的解說。不論哪種解說屬實,我看見的這個沉思男子,是個掌握主動權的沉思者,大有哲學家笛卡兒金句「我思故我在 ...

(節錄)全文共68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