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7月29日

許劍昭

從科學主任預告天氣看通識科之害

「預測下周天色『好』轉,大致天晴......」「展望本周後期天氣轉『壞』/『差』,有雷雨......」天文台科學主任親身在某電視台預報氣象(現因疫情暫停)時,偶爾會順口用好、壞形容天氣。 對農民而言,一般的雨天、晴天均屬理想。但對城市人來說,稍大一點的降雨已諸多不便,幾乎所有人都討厭雨天。 客觀分析講解從來不易 但自然科學及社會科學的學生都知道,從事科研的基本態度,是排除主觀的喜惡,客觀地查察並描述現象或變化的性質、特徵等等。具學術成就的科學主任依然用好壞形容天氣,乃值得深思的現象,原因至少有二。 第一,本身對晴、雨的喜惡已深入思維。儘管久經嚴格科學培訓,還是無法擺脫主觀取態。 第二,認為大多 ...

(節錄)全文共231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