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7月27日

北狩錄 陳海昌

馬克思的鬍鬚叢

想起來,與大鬍子先生暌違多年了。 大學一年級那年因為一科「古典社會學理論」初識馬氏學說,講師是一位從英國來的青年學者,教書熱情投入,經常提問,請同學發表意見。每當教室一片死寂,他瞇着一對藍眼睛,目光往台下一掃,女同學都迷住了,不敢作聲。男同學大都英語表達不好,更難開口。這時他只好自問自答。記得他解釋生產模式如何影響生產關係時,舉新亞聯合兩間書院搬入中大校園前後的轉變為例,真的令人開竅。 我少年孟浪,不愛上課,是著名的「走堂大王」,卻愛自己亂看書,記得那時最愛看《共產黨宣言》和《1844經濟學哲學手稿》,前書充滿激情,關心社會問題的青年很少不受其鼓動。後書講異化勞動,「異化」(alienatio ...

(節錄)全文共66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