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7月25日

涼言天賜 劉天賜

我愛紙質書

我們從小就受到閱讀訓練。以為閱讀只在書籍或印刷物品,那是從狹窄定義來看;廣闊的定義,讀圖畫、讀符號、讀建築及一切具體或抽象的物件,亦是閱讀。 今次講閱讀文字。 很久之前,老一輩的人教導,做人最重要「識字」,因為做咕喱(苦力)也要識字才可以送貨。讀書之道,便是識字,以為識多幾個字,便有前途,做文件工作叫做「寫字」,大班叫做「簽字」,罵人語講:盲字都唔識個,那是未有文盲的觀念。 如果稍為識多幾個「雞腸」(一般講英文),則是高人一等耳。我們這一代,便在書本與文化之間打幾個混,不知道讀書乃要明理,做個頂天立地人物之基礎也。 閱讀養成的習慣,常見有人在上廁所同時必看書刊才暢通;有人在睡前看書,累了合書倒 ...

(節錄)全文共63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