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7月24日

教育評論 程介明

教師專業操守:愛護與民主

放大圖片
周前本欄在論及行為準則(文化探討第四層次),後來論及專業操守即專業內部的行為準則,於是觸及教師的專業操守。中間被時事打斷,本文繼續探討新形勢下的教師操守。前文追溯了《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初期誕生的過程,也探討了一般專業操守的原理。 負責「看守」《守則》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不斷嘗試完善《守則》。經過歷屆的努力,於2016年擬定一份《修訂稿》,條文內容與1990年的版本比較,改動甚微。 但是(一)在原來條文中提煉出一些「原則」,讓《守則》的精神更加突出,並因此將條文重新分類排列;(二)根據歷年處理的案件,附加另外一個《實務指引》,類似普通法的先例,但是註明只是作為以後研判案件的參考。 前文沒 ...

(節錄)全文共271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