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7月13日

北狩錄 陳海昌

淒涼院落,怕問閒愁(上)

中五會考那年暑假,每逢星期日去大會堂聽陳湛銓先生的國學講座。一次陳先生講宋詞,開場白一句「詞乃中國文學體裁中最美者」,就開始講宋徽宗那首《燕山亭.北行見杏花》。 陳先生講書,必先以他高亢嘹亮的聲音,曼聲吟唱一遍課文,詩詞文章莫不如此。台下如耐心傾聽,雖有不解之處,但作者之感情起伏,意韻高低,都像隨着朗朗書聲,汩汩流出,傳入聽者心中。 徽宗是公認的藝術家,傳世的工筆花鳥和獨創一格的瘦金體書法,均屬上乘。可惜他治國無方,金人入侵,把他和兒子連同數千妃嬪,通通擄至北方,史稱靖康之難,也是岳飛《滿江紅》裏「靖康恥,猶未雪」二句所指。 詞題「北行見杏花」,至關重要。本來聖主出宮,說「北狩」才合,正如八國 ...

(節錄)全文共62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