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6月20日

花都拈花 高潔

劫後電影院開嘍

暌違近3個月,接到一通講法文的電話:「儒安寧太太嗎?我是Sibien先生。」 啊,我的太極拳友、電影友回巴黎了。老頭被困普羅旺斯鄉居,太太卻在「居家令」前一天,情願留在巴黎家中。這回總算闔家團聚。巴黎電影院久違了,我對光頭退休軍官說:「耐心再等一下,電影院6月22日開禁啦!」彼此交換雜誌也交換新片消息。避疫前,拳友向我推薦的最後一部戲,是胡歌主演的《南方車站的聚會》,法文譯為《野鵝湖》:「嫖客妓女講好價錢,湖裏浸水交易。很黑很黑的警探片。」 他們鄉居罕有藝術影院。住巴黎時騎單車,滿城找好片子看。法國人這回被剝奪電影有百多天。囚居家中,老電影DVD網購大旺。技術性失業的影評人,改行推介被遺忘的美 ...

(節錄)全文共84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