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6月1日

麗都美識 陳頌紅

潔淨得只剩下病毒

念大學時習慣早晚洗澡。每天早上八時上課,六時便起床洗澡。媽媽常問,臨睡前已洗了一次澡,為什麼早上又洗。 我解釋,早上洗澡不僅能令自己加快清醒,也是精神奕奕迎接新一天的儀式。更重要的是,跳進車子,聞到自己散發一種清新香味,跟喝一杯咖啡同樣令人身心愉快。 京都哲學家鷲田清一在《關於穿衣服這件事的哲學辯證》中提到,自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在日本和美國,對身體潔淨的追求,都愈來愈高。 以身體沐浴乳為例,在八十年代後期的短短四年間,產品增長了二點三倍。洗髮護髮的相關產品也佔了二千億日圓的市場。還有林林總總的脫毛、除體味、口腔清潔等產品,大家都為了整潔的儀容,大灑金錢,也願意花更多時間進行護理。 鷲田清一形 ...

(節錄)全文共70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