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5月27日

此時此刻 劉健威

烈火青春

二十四日,行經天樂里和灣仔道交界,但見有群年輕人築起傘陣,準備抵抗前來清場的警察。 警察只在百多呎之遙,但集中在軒尼詩道;他們的任務大抵是將主幹道分開幾截,拆散人群,以免翌日外國傳媒出現萬人空巷遊行圖像,所以對內街發生什麼事根本沒興趣。 警察不過來,年輕人也就散了,沒事發生。 這的確是令人傷心的情景——過去大半年發生的,大多是相類的事——那些傘陣,基本上是防禦性的,一人一傘站在馬路上,只有捱打被抓的份,威脅得了誰?更莫說動搖當權者的統治了。 可是,一旦被捕及定罪,代價卻是暴動罪最高可判十年監禁——那是寶貴的青葱歲月;而以後,人生的軌道也改變了,會艱苦得多。那是一輩子的代價。 他們在鬧着玩?什麼 ...

(節錄)全文共64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