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5月14日

曾鈺成回憶錄:主席八年 曾鈺成

極大殺傷

放大圖片
我第一次看到戴耀廷提出「佔領中環」的文章(《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信報》2013年1月16日),只覺得有點詫異,並沒有把它當作一回事。 我對戴耀廷並不陌生,雖然我和他沒有私交。我知道他是法律學者,讀大學時曾經是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的兩名學生代表之一。在我的印象中,戴耀廷絕不是「激進派」。他甚至不是一個典型的「民主派」:「民主派」經常站在反對政府的立場,被政府叫做「反對派」;戴耀廷卻很少批評政府,他在報章上寫專欄,發表的都是和法律有關的評論,多是觀點持平,態度溫和;偶爾談及內地和中央政府,縱有批判態度,也很客觀公道,沒有一點反共八股。 在發表「佔領中環」言論之前,戴耀廷跟特區政府以及中央政府 ...

(節錄)全文共116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