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5月9日

毋枉管 張總

後生可畏更可學

孔子說:「後生可畏。」亦說:「四十五十而無聞焉,斯亦不足畏也已。」這個可畏是「敬畏」,是尊重,但二十一世紀,可畏卻變成可怕,十六七歲的後生變成謀殺犯。孔子大概要說:「吾不欲觀之矣。」由後生到四五十,其間有二三十年時間可以學習,蘇老泉亦二十七歲才開始學習,亦可以「有聞」,所以永遠不會太遲。所謂無聞,曾子解釋為「不以善聞,則不聞矣」,聞者出名也,但以「不善而聞」,那就更慘了。孔子時代,七十古來稀,活到六十已是很好,以到了四五十歲,時間就不多了。不像二十一世紀,西方當權居然是七十歲以上的「老白男」,但「不以善聞」居多,更可以引起戰爭、為禍世人,斯亦可悲也! 「善聞」標準 西方人亦說四十歲以上的人,「 ...

(節錄)全文共81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