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4月29日

食家講場 梁家權

還有本地生插鹹魚嗎?

放大圖片
上周本欄提到游水紅衫魚的照片是從事建築的邱兄拍攝,這晚又再巧遇他兩夫婦,同枱還有班哥。三個人加多我一個不算犯罪,於是老實不客氣坐下打牙骱。他們已飲過水蛇湯,吃過水東芥菜煮墨魚、番茄蛋炒蝦球,枱面還有一碗白飯,邱兄問大廚還有什麼餸菜,大廚瞄了那碗白飯一眼,說:「鹹魚啦!」十多分鐘後,竟然真的捧來一片鹹魚。 原來鹹魚是班哥自來的,大廚見我眼甘甘,沒好氣的給我兩片。雖然那兩片鹹魚用油浸住,但擰開樽蓋一股鹹香撲鼻,未食已聞得出是霉香鹹魚。以為這兩件馬友鹹魚是生於斯、長於斯、醃曬於斯,卻是孟加拉產品。 小時候在大澳見識過生插鹹魚,當時想不到竟成絕響,現在有的是印尼來的冰鮮魚,在本地醃曬鹹魚,亦有不少已曬 ...

(節錄)全文共95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