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4月4日

無覓處 羅啟鋭

收拾舊物的隨想

濃霧冉冉不散,糊着整個維多利亞港,從西到東,像一個不請自來的口罩,綁架在這個不情不願的特區上。 口罩掩蓋下,人人仍不住的發怒與發言,悶聲紛沓,說理也更不清,只聽得人浮躁厭煩。 不覺間,3月,我最喜歡的3月,又過去了,村口那棵火辣辣的紅棉,兩星期前已開始盛放,卻因為霧實在太濃,只能勉強看到一些赤紅的斑點,零零散散。待得今天早上,我特地路過紅棉時,才知道花都落了,一地殘紅,不禁有點可惜,錯過了花季,棉絮飛揚的花粉症日子,很快便會到臨。 我在社區隔離開始的第一天,動手收拾家居,狠下心腸,扔掉不少雜物。從港大搬回清水灣後,有整整三十多個未拆的紙箱,堆積在那兒,往往耗一天的時間,才能清理一箱,我的意思是 ...

(節錄)全文共78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