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4月2日

康和健 顧小培

兵來遣將

所謂「經一事,長一智」,人類之所以注意到「病」這物事,自是因為經歷過,從而有了體驗。過程中,發現病可以引致痛苦與死亡,乃萌生了「醫」的念頭。同時亦察覺到,有的時候,生病之後沒有「醫」的需要,每每可以自然地恢復健康。公元前430年在雅典爆發了大瘟疫,有人留意到一些染疫後仍能存活下來的人在瘟疫再次爆發時不會再染病。種種跡象,顯示我們的身體對「病」可以有天生的處理機制和方法。 然則病從何來?少不免歸咎一些身體以外的東西。正如中國人所道的「邪」,西方也有例如瘴氣致病的說法。直至十九世紀,巴斯德提出了細菌致病論。之後,另一位科學家柯霍,首次確定微生物是傳染病的罪魁禍首。其他科學家開始鑽研身體相應這類外敵 ...

(節錄)全文共94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