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3月31日

王岸然

張舉能站穩法治高牆而上位

崇敬是一種宗教情懷,是一種封建餘毒,是不須講道理的事。予人以講道理而備受社會敬重的法律界,面對司法制度這類另類宗教之時,什麼理性思辯批判思想都放在一邊,成個高學歷族群忽然都變得與無知草民、小農社會的鄉願一式一樣。人人皆知張舉能上位是因為表現得到中共信任而非法律能力,但說得最多的話不是警告他或警告港人法治危機,而是寄語他上位之後再無顧忌,可以更獨立維護司法公義。 如果這類邏輯可以成立接受的話,我們不應固執地追究個別黑警濫權濫暴,而應將違法的警員升職加薪,因為升了職不必為想升職的壓力而討好上司時,就會成為專業好警察。同樣,不應將搶劫犯投入獄中,而應送給為生計而犯罪的人大筆金錢,令他衣食無憂,就會個 ...

(節錄)全文共195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