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3月9日

視線所及 達刀

不許生銹

我人生的第一部車子,是二十多年前剛畢業時買下的,在當時是以耐用見稱的日本品牌。而它也沒有讓我失望,每天開着它上下班,從實習醫生到成為專科醫生,從追求我太太、到結婚、到有了我們的第一名小朋友。它都是任勞任怨,連小問題也不多。 不過它還是有「壽命」的,十年原來是它的「大限」,開始有點不大可靠了。然而充滿着美好的回憶,真的不捨得把它賣掉。買了新車之後,就找了個便宜的停車場把它放着,心想作為後備車子也不錯。 幾個星期後再去看看它,嚇了我一跳,原來退役幾個月,完全沒有動過,它的突然衰老是如此的嚴重,四個輪子的車鈴都生銹了,輪胎的氣也漏了大半。莫說作為後備車,連放着也感覺危險,好像隨時會塌下來似的。 世事 ...

(節錄)全文共59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