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3月2日

麗都美識 陳頌紅

認得蒙面人

看古裝片最不能理解的劇情,是主角以黑布蒙面之後,再沒有人認得他或她。更離奇是,連親人愛人都不知道眼前蒙了面的「陌生人」是誰,以為對方是仇家是刺客。僅僅加了一塊布而已,尚露出勝過千言萬語的眼睛,並非以《天龍八部》中阿朱的超凡易容術,變成另一張臉,怎會認不到? 別說是身邊人,即使只是普通過普通的朋友,都不會因為遮掩了鼻子下巴而忽然有辨識困難。前陣子在街上碰到一個一年見一次,嚴格來說是「朋友未達」,只能稱為「算是認識」的女士,大家都戴了口罩,迎面走過時仍一眼認出對方,主動打了招呼,聊了兩句。 認得的人,自然認得。戴上口罩,甚至再戴了眼鏡和帽子,我也未有「閣下是誰」的困惑經驗。十年八年前,經常光顧一間 ...

(節錄)全文共72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