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2月25日

後不變期 余家強

被高估和低估的詩人

放大圖片
上篇寫李白分別被自己和杜甫低估。那麼杜甫呢?杜甫情況更差,直接遭同代人忽略。 大學時,佘汝豐老師把杜甫《同諸公登慈恩寺塔》和岑參《與高適薛據同登慈恩寺浮圖》連着教,叫我們比較,有偵探癖的我從題目比較──慈恩寺是唐高宗起來紀念母后,在當時算摩登建築。浮圖即塔,七級浮圖者也。因為高,又叫雁塔,所謂雁塔題名,才子們趕時髦去賦賦詩。一查,兩首詩根本寫同一件事:唐玄宗天寶十一年(752)秋,杜甫和岑參結伴往慈恩寺郊遊,同行朋友還有高適、薛據等。 問題來了。杜甫把朋友統稱為「諸公」,很公平;岑參記得寫高適寫薛據,獨獨漏了杜甫!為什麼?年紀相若,杜甫更比岑參大三歲,唯一解釋是:岑參心裏沒杜甫,等於你向人提 ...

(節錄)全文共100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