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2月11日

酒食浪遊 劉群章

隔離郵輪上的遊客

放大圖片
人生自古無常,我們面對一浪接一浪的艱難挑戰,是見證了無常這老話,還是一切都有前因,有蛛絲馬跡可尋呢? 事實擺在眼前,如果一開始發現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時,沒有因為政治考慮而造成延誤通報、如果我們沒有吃野味的習慣⋯…今日我們的命運會不一樣嗎? 四出撲貨 我的運氣還算是不錯的,2003年2月我隨男人在芝加哥定居,然後從香港傳來的沙士消息,一天比一天嚇人。第一次聽見武漢病毒時,我應該還是身在美國,傳媒有簡略報道,直至過年前10日我由香港飛返倫敦,完全沒有想過它會發展成為另一個沙士。 弟弟與女友年初一大清早抵達倫敦,與我們一起過春節,我關心的只是那幾天我們要去哪裏吃飯慶祝,還不知道原來那時倫敦各大小藥房的 ...

(節錄)全文共154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