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2月8日

觀潮篇 李子衝

再次戴上口罩的日子

冠狀肺炎在武漢爆發,引起全球驚恐,有閉關自守,有斷絕來往,大家都想避過這場瘟疫,確保平安。 瘟疫不時出現,新的病毒品種總令到世人束手無策。道理很簡單,人類本身有免疫系統,能夠抵抗一般入侵的病毒與細菌。 但是全球病毒有億億萬萬種,寄存在不同宿主之中,默默繁殖,傳來傳去,有較強殺傷力的,傳入人類身體,嚴重破壞體內器官,最常見是肺炎;由於是新品種,沒有疫苗防範,身體沒有抗體,又沒有藥物治療,只有望天打卦,遇上傳播力強的病毒,大規模感染,以致人人自危。 1957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卡繆寫了一本名為《瘟疫》的小說,描述阿爾及利亞的一個城市發生瘟疫,小說中刻畫不同的人性,荒謬與無助。同樣地,危機來臨,大家總 ...

(節錄)全文共127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