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2月3日

鄒崇銘

農地不是棕土 過渡屋走歪路

三叔公在元朗租了3萬農地種菜,年租不到1萬元。聽見新地以1元借出附近的東頭用地,給予社福機構興建過渡性房屋,三叔公大為緊張,因為他的業主也擁有10多萬方呎農地,還夾雜了不少荒廢豬欄。難保業主不會以幾萬元租金,借地給隔離村的祠堂,興建豬欄過渡性房屋! 地產商借地興建過渡性房屋,是近期房屋政策的熱點之一。有人覺得這是互惠雙贏;有人則覺得這是官商勾結,為未來發展項目鋪路;也有人覺得是地產商「落釘」,阻礙政府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地。但就鮮有人覺得,這箇中涉及大量法定農業用地,助長「先破壞,後發展」的惡行。假如突然向地產商開綠燈,則廣大農地持有人又作何感想? 近年香港推行的過渡性房屋,乃源於林鄭月娥20 ...

(節錄)全文共208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