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2月3日

StartupBeat 創科鬥室

美重商業化 港缺顛覆思維

招彥燾坦言,深造讀博士並非為留在象牙塔當教授,「新技術要真正造福人類,就一定要商業化,偏偏很多人都忽略了。」在畢業後,他回流香港成立相達生物科技,皆因看準中港發展生物科技的潛力。 「在中國和香港,沒太多人做生物科技,我較容易取得更多資源,會更易受到關注。做開荒牛一定挑戰重重,不過成功的話,我就會是行業領導者;但在美國搞初創,不外乎是問VC(風投)泵水,業務增長到某個階段,就給大公司收購。」 正因為以往有不少初創成功退場(即上市或被收購),美國學術界對科研成果商業化早有意識,亦不缺支援,「這方面香港就有所不及。香港醫療系統和學術研究均相當成熟,但科研成果商業化仍在起步階段。需要多些成功例子,大家 ...

(節錄)全文共90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