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1月22日

北狩錄 劉偉聰

微斯人(下)

New Statesman算是大寫小寫的conservatives雜誌,記得爵爺也曾開有品酒尊欄於斯,理應互相友善,怎料去年在一篇人物專訪中,訪者George Eaton陰濕濕,不只斷章取義,索性祭出partial quotations,偷天換日,令爵爺慘蒙不白之冤,旋給免去Building Beautiful主席一職!後來Spectator有人將訪問錄音從後門拿到手,公諸同好,既一刀背插New Statesman,又順手還爵爺一個清白……這故事峰迴路轉,甚有看頭,但小欄欄小,為免東裁西續,我不敢長話短說,各位網上自尋快樂好了,最好是看全New Statesman自家刊出來的54分鐘訪問tra ...

(節錄)全文共78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