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0年1月4日

拆局造王 何華真

薄而厚使 質性金箔

「玩」字看似簡單,但其實易仿難精。聖誕新年期間與狼王帶着幾個門生到吉隆坡溜達,一眾人在金河廣場逛,這個商場好像我們香港15至20年前的信和中心,有很多古靈精怪的東西。其中一家雜無可雜的玩具紀念品店,主要是賣可口可樂系列贈品,筆者與狼王同時高速掃描,狼王對筆者說:「東姑」。筆者點頭,狼王就吩咐小店老闆將我們心目中的「東姑」拿出來,這商品既不是玩具,亦不是可樂的贈品,更不是黑膠唱片與月曆牌,而是郵票! 郵票為鑑 可知興替 店舖老闆嘖嘖稱奇:「放在這麼一個角落,都給你幾位看到?!但為什麼你叫他做「東姑」呢?」狼王亮劍:「這麼多蘇丹的頭像郵票,誰記得他們個別名字啊?但個個都是包着頭巾,既然馬來西亞開國 ...

(節錄)全文共16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