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2月23日

龍子維

從社區設計角度看黃色經濟圈

已經有無數黃色經濟圈的評論,先定義一下我的理解:一、「黃色」(對某些人而言)是帶有額外效益的消費符號,正如食店以「有機」、「綠色」等符號招徠支持其價值觀(例如茹素)的顧客一樣,是消費者的自願行為;二、要在完全自願的情況下促成集體行為,並且只光顧帶有某種價值觀的商店,這些消費者必然重視某特定價值觀更重於該商品的實際質素,亦即進行「黃色消費」帶來的效益,足以抵消識別何謂「黃色店舖」所帶來的交易成本。 在一個自由經濟體系的社會,我們可以提倡「黃色經濟圈」,自然也可以有「藍色經濟圈」、「綠色經濟圈」,甚至是「紅色經濟圈」,其實根本不值得某些論者大驚小怪,聲言會撕裂香港,甚至有主事商經的官員回應為「畫地 ...

(節錄)全文共219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