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1月30日

經濟3.0 曾國平

一段十八世紀的友情

1776年8月,在《國富論》出版後幾個月,臨死的大衛休謨(David Hume)收到亞當史密斯的信。由於他身體太過虛弱,回覆(也是他的最後一封信)只能口述由外甥代筆。他不想亞當史密斯到愛丁堡探望他,因為他根本病得連見面的力氣都沒有了。大衛休謨在信中還提到他一篇短小的自傳文章《我的一生》(My Own Life),他把這篇文章交託給亞當史密斯,任由他修改文章增添內容。回信中的最後一句只有幾個字:「再見了我最好的朋友」(Adieu My dearest Friend)。兩日之後,大衛休謨就去世了。 蘇格蘭偉人惺惺相惜 這是來自《不信者與教授》(The Infidel and The ...

(節錄)全文共180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