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1月22日

自由的國度 盧安迪

關於特赦的思考

放大圖片
曾鈺成先生早前接受訪問,提出了就本港今次政治風波進行特赦的兩個構想,分別是特赦罪行較輕的示威者,以及定下期限,只在某日子之前的罪行可以特赦。我受曾先生啟發,也對這個問題作了一些思考,在此拋磚引玉。 首先,我們可把討論範圍擴闊:除了大量示威者被捕外,也不能排除經調查後,會有警員被檢控。事實上,幾年前的朱經緯案和七警案已說明,警員因工作時的違法行為被定罪是一個實質的可能性。所以,我們可把對示威者和對警員的特赦一併考慮。 現時社會撕裂如此嚴重,好像很難找到一個可令各方滿意的特赦方案。一方面,部分市民認為警察沒有做錯,示威者是無理取鬧,應予嚴懲。另一方面,其他市民則認為示威者應被釋放,而濫暴或濫權的警 ...

(節錄)全文共231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