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1月4日

視線所及 達刀

討厭的老花

最近和老友們閒聊,皆一致認同,老花真是個非常惱人的問題。 在我年少輕狂的時候,看着年長的外科醫生做手術的情況,都不禁暗笑:有些每逢接駁精細血管的時候,都要叫助手替他換眼鏡;有些總是投訴手術燈不夠亮;有些則必須依賴手術放大鏡來動刀。 一眨眼已二十年,「年少輕狂」的我,今天已變了「中年抓狂」, 每天工作後,特別疲勞,只因用了不少精力來看東西!看完電腦、再低頭看手機、然後做手術,全都是完全不同焦距的挑戰。真要命!自己不禁慨嘆,他朝君體也相同啊。 上月為慶祝自己生日,在太太的極力鼓勵下,決定對自己好一點,為自己買一份昂貴的禮物——去眼鏡名店,配一副優質的漸進眼鏡!什麼多功能、個人化、超輕盈、防藍光的特 ...

(節錄)全文共62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