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1月2日

醫三百 區聞海

「從破到破」

放大圖片
這個夏天對我有些衝擊,儘管我的醫務經歷和本身的性情都偏近沉靜。寫作有梳理情緒的作用,但真正令我心情稍為平定的,是作了一次生命盤點,檢視目前手上的工作和事務,想想未來五年做什麼。 被迫綑綁 上一篇我在此預告,今天是本欄的告別篇,也許日後有緣再寫。目前我想着開展一個有重量也有難度的寫作計劃:在刻下滾動中的亂世閱讀和書寫文革。書寫文革是從年輕時就有的念頭,近來有些新的意會。 在此衷心感謝《信報》編輯給我這個空間。「醫三百」是我從八十年代開始寫作的第四個專欄,它們在我心中各有特殊位置。 一般地說,有破自有立。大破壞之後會有一些新的東西生長,而且不會是表面的東西。今年夏天天崩地裂,有如戰爭,現在來盤點未 ...

(節錄)全文共89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