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29日

專業議政 邵家臻

香港勝在小事多為

魯迅活在風雨飄遙的中國,文筆銳利又複雜、悲憤且柔情,是所有反抗者的導師和手足。只要社會上認真活過的,讀起魯迅都會有所感通。只是〈一件小事〉是有些少差池。 收錄於《吶喊》的〈一件小事〉,記載某個北風凜凜的早上,在那個象徵知識分子及生活較安逸的乘客僱了人力車上路,遇上一位衣衫襤褸的婆婆被人力車摔倒。乘客以為沒有其他人看見下,又要冒着被人訛詐的情況下,不如直行直過,遂叮囑車伕別管。車伕不予理會,攙扶起婆婆送至警局。 魯迅見慣世面,走過辛亥革命、袁世凱稱帝及五四運動,婆婆的跌倒和車伕的不聽命,不啻是街頭巷尾經常發生的小意外,相對那些國家大事,真是瑣事一樁。許多人問魯迅為什麼要描寫這件小事,他說「國家發 ...

(節錄)全文共169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