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24日

前沿思考 John Mauldin

中英美風險債務超越危機水平

放大圖片
讀者可能注意到美國華盛頓特區呈現異象,筆者不是指白宮或國會山莊出現怪事,而是聯儲局政策實在不尋常。在不足一年間,聯儲局加息又減息,縮表後重啟擴表,注入流動性,然後把它抽走,無人知道聯儲局的葫蘆裏賣什麼藥。筆者認為,目前至低限度處於經濟轉捩點,所以聯儲局必須「執生」,隨着事態發展,不斷修改政策。 法國政治經濟學家巴斯夏(Frédéric Bastiat)在1850年發表經典作《看得見與看不見的經濟效應》(That Which Is Seen and That Which Is Not Seen),書中指出,在經濟領域,單一行動、習慣、制度與法律可能不只產生一種效應,而是一連串。在這些效應中,最早 ...

(節錄)全文共432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