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14日

藝文評論 周凡夫

「全劇場」的《恆河經變》

放大圖片
《恆河經變》的導演袁立勳,在場刊中自言是透過戲劇、舞蹈和影像的「全劇場」形式,來創作現代的經變藝術。事實上,這個製作對佛教、佛學有興趣者,當能有更多得着,但即使只視作為一個舞台劇製作來觀賞,這亦堪稱是一個具有很強可觀性的「全劇場」製作。 「全劇場」的觀念當然並不新鮮,特別是在現今高科技不斷引入舞台製作中的今日。可觀性主要來自「全劇場」的舞台景觀,《恆河經變》以簡約的布景框架,結合錄像投影、燈光與服裝而成。 觀眾入場的時候只見天幕一彎刻意突出的娥眉彎月,開始演出之後,大部分時間高懸在舞台上的,卻是一個大大的扁圓環(亦可以說是圓盤),這可視為無盡的天際蒼穹,亦可以是人間大地:此一圓環(盤)在投影燈 ...

(節錄)全文共108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