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10日

麗都美識 陳頌紅

香港best before

二十年前好友結婚時,是她的陪嫁姊妹之一。早上給新郎的其中一項考驗,是要他喝下一杯由白醋、 醬油、廿四味和辣椒油加在一起的鹹酸苦辣飲料。為了保證那杯飲料確實難喝到極點,一個腸胃特別好的姊妹身先士卒,首先嘗了一口。看着她五官扭曲,衝進洗手間吐,然後拚命漱口,大家就放心讓新郎喝了。 事後聽有幸喝過,還要吞進喉嚨的新郎與他的戥穿石形容,那杯飲料有一種世上最複雜的味道,複雜得像化學品。當時一個戥穿石說:「山埃大概就是這個味道吧?」我們都大笑。 今天,大家都知道山埃的味道。即使沒有出去示威,亦不能幸免地吸入街道上過千催淚煙殘餘的山埃。味道苦的多,再夾雜很多的酸。酸苦由呼吸系統闖入肺,再進入胸,產生揪心感覺 ...

(節錄)全文共71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