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7日

龍子維

警察國家時代退守鄉村的戰略意義

放大圖片
香港整個城市的管治已經進入「警察國家」的時代,一整個夏天我們所失去的,包括組織集會的自由、選擇衣裳顏色的自由、在假期逛商場和出入港鐵站的自由,以至是晚上落街食叉燒飯和買生理鹽水戴口罩的自由,只要警察,或是疑似警察而沒有身份識別只有一身配備的武裝人員懷疑你、或者單純是不爽你的存在,便可以肆意盤問你、恐嚇你、打你、剝奪你身體的尊嚴拘捕你,甚至可以開槍直射學生的胸膛…… 每日在熒光幕上的滿口謊言,對照於日常警察無孔不入、武力鎮壓的荒謬,固然有很多人奮起反抗,但可能更多是如筆者般的無能之輩,假裝可以仍然如常生活,明知是謊言仍然甘之如飴。哈維爾筆下的賣菜大叔在店舖櫥窗掛起「全世界工人階級聯合起來!」標語 ...

(節錄)全文共202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