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2日

毋枉管 張總

人生就是一場豪賭

基辛格是當今仍在世的智慧型政客的典範,他對特朗普和中美關係的看法值得參考,在特朗普上任之初,他說:「我認為特朗普可能是歷史上不時出現的那種標誌着一個時代的結束,和迫使一個時代拋棄舊有偽裝的人物。」 這偽裝是什麼?基辛格沒有說明,但偽善和雙重標準,肯定是走不了。自二戰以來,在美國的偽善外套下,載的是誘人的核心價值觀(自由、民主、法治、人權),對外仍在使用,對內已無人相信政府了,堅強的盟友亦變成附庸了,開放而競爭的市場已被關稅取代,建立的國際組織,亦脫得差不多了,只欠WTO和聯合國吧。 基辛格對特朗普的忠告是什麼呢?他說:「美國對華政策首要目標應該是保持兩國關係和平穩定,而不應該尋求改變中國的政治 ...

(節錄)全文共60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