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23日

政思故我在 黃裕舜

香港人,你真的那麼仇恨對方嗎?

放大圖片
有人粗心大意地砸破你家中的花瓶,那是你公公留給你的唯一遺物。 你公司員工把公司盈餘全數從戶口提取出來,導致你公司倒閉。 一個冷血殺手,殺人不眨眼地把你家人趕盡殺絕,讓你家破人亡。 仇恨有何價值? 你感到的不只是憤怒或者悲哀,而是仇恨。你對這些人產生仇恨,因為這是他們應得的,也是最基本人性的驅使。人類自文明建立初時,便與仇恨息息相關。仇恨是一種讓人能夠及時發洩而避免訴諸暴力的抒發工具,也是一種最為直接的溝通語言,向對方釋出鮮明的反噬警告,間接成為危機中我們的最後、甚至是唯一的防線。 有人甚至說,文明社會的道德審判及法律制度的基礎,正是仇恨。當你的花瓶、公司、親人受到傷害時,仇恨成為你審判當事人的 ...

(節錄)全文共305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