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18日

康和健 顧小培

借酒澆愁

成語「坐困愁城」中的「城」字,並不解作城市,只是形容一個境況。愁,自是有擔心之意。擔心的是一些不好的事情。所謂「悲愁」、「憂愁」、「哀愁」、「煩愁」,都屬一些負面情緒,與悲哀憂煩相連;鬱在心中,揮之不去。 過去三個月以來的香港,卻名副其實成為了一個「愁城」。接連不斷的動亂,差不多無日無之。市民平靜的生活受到極大衝擊。政府像是一籌莫展,只懂得對峙,之後是驅趕。過程中城市建設被砸得稀巴爛。狂徒肆意而為,之後作鳥獸散,全然沒能奈他們之何。這種情況不知道還要延續多久。照理說,什麼問題都應以和平的方法解決,不應訴諸暴力,更不應傷及無辜。那必屬所有具理性者的基本取向。但有不少人卻在一旁起哄,火上加油,鼓勵 ...

(節錄)全文共97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