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11日

藝文評論 鞠白玉

呂克圖伊曼斯──無聲的巨響

放大圖片
在呂克圖伊曼斯(Luc Tuymans)眼裏,他生於斯長於斯的比利時是灰色的。他的作品亦用同樣的色彩來詮釋這個他目光所及所理解所想像的世界,而那標誌性的灰色調,比所有的絢爛色彩更深入人心,它使我們重新理解我們的現實處境,我們遺忘的歷史和我們不斷造就的此刻。我們在灰色面前不自主地為那些圖像賦予比絢爛更豐富的感知,它可能是末世小說,是惡托邦的一瞥,是潛藏的真相,是本來的輪廓,這種魔力使我們在一個號稱「繪畫已死」的今天,將圖伊曼斯譽為「繪畫的救世主」。 像出色的的文學一樣,筆法簡約反而使內容生動,圖伊曼斯用一種並不標準的構圖方式,用斜線,用不準確來表現人的臉龐、身體、風景、靜物,如膠片過度曝光或年月 ...

(節錄)全文共108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