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7日

拆局造王 何華真

傳承藥方的後下

數學或物理上的實驗,某角度是最容易做的,只要設定了0-100度數,看看由0到100的變化,若能掌握出一個規律,這個實驗已經達到第一步的結果。但如果是生物性的實驗,什麼才算是0-100?難道將零當成生?100當成死?再艱深點的社會實驗,當然更加複雜!光談財富傳承,就算收窄至華人的社會,能否找到零級個案?再找個100級個案?過去數周,筆者在本欄談及三M的問題,同事們認為最難明的一個M,就是Measures量度標準,而更加難明的是,為什麼量度標準是傳承終極問題? 如我們用英文說:You are Wealthy。最簡單直接的翻譯是:你富有;但如果說:You are Rich,就不一定譯為富有,反而譯作 ...

(節錄)全文共180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