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7日

異人獨白 沈一一

再見雀仔橋

第二天下午,我帶同X光片在湖南街化驗中心樓下與阿明會合,然後轉入旁邊的東勝道,隨意走進一家診所。醫生對着燈箱前的X光片端詳片刻:「按這張片看,你確是患上肺結核。」 「我該怎麼辦?」我問。醫生稍撥一下頭上本已不多的毛髮,金絲眼鏡後面一對小眼睛瞇成兩條橫線:「現在先給你打針。下周開始,逢一、三、五回來打針,連續六個月。」 我覺得這位「地中海」醫生的診斷程序有點不妥,一時間卻說不出有何不妥;他像看穿我的狐疑,便試着解釋:「治療肺結核是需要時間的,六個月不算太長了。」 打針後,我在房外等候結賬,這時藥力剛好發作,眼前一片漆黑眩暈,雙腳無力,幸而阿明把我扶着。 「醫生怎說?」阿明語帶焦灼。 「確診是肺結 ...

(節錄)全文共84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