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3日

藝文評論 周凡夫

劇場跨界 音樂拼貼

放大圖片
8月17日觀賞的《弦舞》(下午香港文化中心),與《小龍三次方》(晚上沙田大會堂),都是融合了不同文化、一氣呵成、長約70分鐘的跨形式製作,但意念與效果都不一樣。 香港舞蹈團的《弦舞》稱為「弦樂舞蹈劇場」,與城市當代舞蹈團將《小龍》稱為「合家歡當代舞劇場」一樣,都將文化與形式的跨界指向「劇場」。以李小龍生平來創作的《小龍》,整個演出的9個大段落的結構,是帶有情節性的舞劇形態。就劇場效果而言,黃狄文將武術文化和舞蹈融合,還加上現代投影科技、錄像,再結合豐富的服裝和多變的燈光,確可以說是能成功地將眾多不同界別文化組合成可觀性很高的一個劇場製作。 相對地,《弦舞》將香港文化中心劇場以前後兩面觀眾席的形 ...

(節錄)全文共107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