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31日

醫三百 區聞海

怎樣醫治一個城市

放大圖片
經過這個夏天,我們已經沒有恰切的詞語來形容這個城市的狀況。說「香港病了」、「我們都累了」,聽來苦口婆心,同樣失諸模糊。不少人呼籲「停一停諗一諗」,這當然錯不了,但如果政府「諗」了兩個月依然不能正正常常地撤回一條據說已死的條例草案,其他人應該「諗」什麼?如果說香港病了,急需靜心醫治,那又不能迴避,我們願意用多大的勇氣和決心診治?有決心的話,又怎能不客觀地調查? 在近乎失語的時刻,我更多的是想着創傷、崩壞和修復。如果你用「broken city」關鍵詞進行Google搜索,你會首先見到美國底特律和加拿大安大略溫莎市。溫莎市與底特律相毗鄰,有隧道連接,溫莎市附庸於底特律昔年的興旺,也追隨底特律沒落。 ...

(節錄)全文共90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