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27日

北狩錄 劉偉聰

板蕩情詩(中)

這個夏天江湖風波惡,人間行路難,但我城人仔絕不省油,前仆而後繼,一路上文字的影像的行動的,一切有詩,一時彷彿徐遲1939年那篇《抒情的放逐》所預告的一派執着:「轟炸已炸死了許多人,又炸死了抒情,而炸不死的詩,她負的責任是要描寫我們炸不死的精神……」 然而,催淚煙、胡椒球、布袋彈每逢周末無限放題,炸了又炸,雖然炸不死精神,但肉身萎了死了,那怎麼辦?人仔不存,城將焉附? Rooted in My City是《根著我城》的英文書題,拈出「Rooted」一字,開出的是「戰後至2000年代的香港文學」,根深則葉茂,根著我城,文學的繁花擁抱的便是心上的「城藉」,那是一段慢慢走過來的曲折路,是政治的歷史的偶 ...

(節錄)全文共58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