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19日

國際學海迷津 沈旭暉

真相與和解委員會vs獨立調查委員會:魚目何能混珠?

放大圖片
香港局勢持續緊張,本來能輕易成立、早已凝聚各界共識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始終不聞特區政府籌辦,與此同時,湯家驊先生的團體卻提出參考南非案例,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簡稱「真委會」)取而代之。坦白說,政府友人也曾對筆者推介類似建議,當時我的回應就是「唔好再呃人」,現在如此形勢,還有誰在兜售這一方案,已經說明一切。假如不理解「真委會」與獨立調查委員會在社會背景的差異,雖不至於謬以千里,但毫釐之辨,卻令事情變得於事無補,甚至只會激起新一輪的民情風暴。 針對性獨立調查總有先例 《逃犯條例》修訂風波至今,最為香港社會大惑不解的是,為何特區政府對於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會有反彈,多次以「既定機制恒之有效」為 ...

(節錄)全文共260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