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13日

北狩錄 劉偉聰

浪漫的理想主義(中)

聶局長感嘆新青年心懷一股浪漫的理想主義,將理想凌駕於一切現實,渾忘了現實限制的種切。我卻雅不願將理想跟現實對立,你死而我活。畢竟理想主義中自有其現實的考量,最少是現實中有種種缺失,方才催生了理想主義的憬憬憧憧,由憧憧憬憬而波瀾壯闊。 少年時讀牟宗三《道德的理想主義》,雖礙於其文字拖沓,玄思深沉,但亦喜見先生從來視理想主義為道德實踐的源頭,當然,他的理想主義是儒家孔孟的理想主義,是upholding one's ideals而不是黑格爾式的idealism,那也是暴秦專政迫出來的理想堅持,最宜局長參考:「儒家的道德理主義,本怵惕惻隱之心作實踐……從家庭起,以至國家天下,都在盡性盡倫中負起道德的責 ...

(節錄)全文共75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