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12日

龍子維

「攬炒」的運動操作

放大圖片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市民,面對幾個星期以來的暴力場面,最常見的反應是,跟身邊朋友解釋現場與媒體報道的差異,希望可以釐清誤解,爭取與團結大多數民意與政府周旋。 自7月1日以來,包括筆者在內,有不少年齡稍大的,都抱着保護學生的心情走進現場,好些朋友還愈走愈前。我斷言不少上街的中老年人,都對運動有一種道德想像,認為大家都是被迫走出來,沒有太多計劃,學生不應該是運動的主體,其他人有道德責任出來保護他們。 類似市場產品周期 但如果讀者有長期追蹤連登,不難發現一些被認為「高質」的「戰略文」及留言,是完全反對上述那種團結大多數的「運動想像」。這些評論認為,面對政府與建制的強力打壓,參與運動者不應該以贏家的 ...

(節錄)全文共217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