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12日

北狩錄 劉偉聰

浪漫的理想主義(上)

聶德權局長給師弟妹的回信,屬有節有理的人話,是特府醜濁中難得的一派清流,我在酒館中熒光屏前聽後,不能不動容,尤是字裏尚有人間,慎言中沒有無差別譴責,沒有嚷嚷嚷「暴徒」,只說若干行為違法,須受法律制裁,那是seasoned and reasoned statement。說到「於心何忍」處,更是乍見孺子入於井的tragic sense of passion了,我們不宜聽而不聞: 「香港是法治社會,示威者不論背後的理念是崇高或低劣,縱火、擲磚等違法行為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一些被捕的示威者只得十多歲,大好的青春可能就此斷送,而社會上仍有人不斷鼓勵他們繼續下去,是於心何忍呢?」 從六月天到八月天,我城從 ...

(節錄)全文共63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