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9日

經濟3.0 梁天卓

罷工罷市的成本效益

香港的工運史並不輝煌。 在回歸以後,香港幾次罷工都只限於特定行業內的員工爭取自身福利,例子包括有2013年貨櫃碼頭工潮及2018年九巴車長罷工等。因為政治議題而罷工的例子不多,對上一次與剛過去8月5日的「反送中」大罷工在規模上可比擬的,可能要數到1925年的省港大罷工,其餘1967年暴動左派工會發動的罷工和1989年六四事件罷工(後來被叫停)在規模上都不能與周一的罷工相提並論。 除了差不多每星期都舉行的集會遊行然後警民衝突這些基本抗爭活動外,罷工可算是「和理非」向政府表達不滿的另一渠道。問題是,這次罷工的效用有多少?從美國1960年代黑人平權運動時的罷工罷市,到1980年代波蘭工人罷工,透過阻 ...

(節錄)全文共140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