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9日

忘憂一刻 陳三澄

智能身份證

後來我再想了一想,Zoe?五豐女友的朋友,不就是那個美容師,她的家族做殯儀生意。我對她印象非常深刻,因她有兩個職業,好日子的時候,她做新娘化妝師,用日間的名字;平常日子的晚上,就做殯儀美容師。前者角色,她會叫自己Ava,A代表新的開始。晚上,她在殯儀館叫Zoe,Z代表一切亦已到了盡頭。 我沒有再和Zoe在WhatsApp上溝通,為了尊重Jackie的願望。原來到了生命的盡頭,在她心目中最重要的仍然是Kit。因為Jackie知道我能夠如何包裝她死訊的消息,再轉入她的耳朵,再入她的心臟。Jackie最後的願望希望由我來為她成全。 我明白了但不會為她傷感。因為我明天要去買一個新的遙控器,突然想起一個 ...

(節錄)全文共60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