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2日

忘憂一刻 陳三澄

玩master mind

有讀者來問我作為一個真真正正、每天實戰在中環的人,對政局的看法。如果要我用個心同大家講,我是近乎漠不關心,還有我周圍的都是對政治麻木的辦公室政治家。 而所謂的辦公室政治,從來只有一個字——權鬥。真正識得玩的,不會玩雨傘、磚頭,而是玩master mind。 先來說講英文上司Neil,雖然他是一個印度貴族,但他對辦公室政治的觸覺卻不下於特朗普的幕僚。他沒有興趣家族生意,因為他不喜歡對金錢認真,反而他有興趣打工,喜歡那運籌帷幄的感覺,玩弄金融街高層於股掌中,玩得不亦樂乎。他說周末多留在山頂的大屋,所以山腳示威對他沒有大影響。 輪到講廣東話的Anna,是一個本土藍血的高級中產,亦是社會的既得利益者, ...

(節錄)全文共588字